發了聲又奈何

發了聲又奈何

反對明日大嶼集會

政府一而再,再而三的強推大白象工程以淘空香港的儲備,逼使我忍無可忍跑到街上參加遊行抗議。那個「明日大嶼」計劃如何荒謬,如何明目張膽地漠視民意,已有很多朋友寫過文章分析,在此不赘。

到了遊行的終點「公民廣場」,市民輪流發言,從不同的角度反對計劃,然後姚松炎和林芷筠出來以專業的角度向公眾解釋此計劃的荒謬。主持人問台下有沒有人想發言,我一度想舉手,但卻忍住了;原因不是因為害羞,而是因為我想問的問題恐怕會影響了集會人仕的士氣。我的問題是:

「道理我都明白了,所以現在我站在這裡。但是以政府的高傲態度,它只會繼續漠視這次遊行的聲音,繼續強推這政策。我們下一步要怎樣做,才能阻止政府做這件惡事?」

我知道,他們也沒有答案,大家都沒有,都無奈。


特首不等諮詢報告結果出爐便自行推出規模如此龐大的填海計劃,直接傳遞的訊息正是她可以公然視民意如無物,而且市民和立法會也奈何她不得,公眾諮詢擺明是一場戲。

這次遊行雖有上萬人參與,但是然後呢?能阻止這種心硬又大權在握的政府官員嗎?

在聽到台上有人問及能否用「玻璃砂」填海時,我感到集會的內容已漸漸偏離了我的期望。政府就是最想我們的焦點集中在「如何」上去,所以若我們的議題跟著政府所設好的框架,便沒法阻止東大嶼這壞事發生。我沒聽罷那一段發言而提早離開了,獨自陷入思考。沒錯,這樣討論下去的結果可能是大家都能獲得更多的知識,揭穿政府的詭計,確是有其價值;但是,我們對於如何阻止政府的惡政仍是束手無策。

今天下午我走出來,不是為了學習,也不是為了發洩。我想令社會改變。


我走到告士打道,路過某個被政府褫奪了議員資格的社運前輩攤位。我忍不住從背後叫住了他。

「我認為雖然今天很多人上街了,但是政府仍會一意孤行。」我說出了當時心中的疑惑。我跟他素未謀面,但我希望知道他的想法。
「當然。阻不了的。」
「要怎樣才能阻止這事發生呢?」
「若人夠多的話,或有希望和平地坐下來談;但人那麼少的話,只有⋯⋯」

今天參與的人已算是不少了,只是出來行完了,便完了。說話那一刻,留在公民廣場中的只有幾百人。我知道他說的是事實。


突然有人被警察從公民廣場押著走出來,我們的對話因此被打斷了。我後來得知原來是有人上台搶咪,投訴這種「唱K式」的集會不該。

我嘆息。他們所表達的「勇武」方向,或者我也能理解,因為我同樣有那種迷惘;但是他們的攻擊對象錯了,論述雖不能立竿見影地阻止政府的惡政,卻能向更多市民揭穿它的虛偽,令砌辭狡辯者啞口無言。無論怎看,大家都是在同一枝球隊中,只是前鋒和後衛的分別。

只要觀察歷史,大家都會知道人民要如何才能醒覺,發生什麼事才可能有轉機。但沒有人敢說出口,我也不敢,沒種。


延伸閱讀:

伍美琴:「明日大嶼」填海計劃,為什麼不是香港理所當然的首要選擇?

公私合營:假共享 真送禮(文:林芷筠) (09:00) – 20181011 – 文摘

剛完結的土地大辯論中,「公私合營釋放私人農地」大受公眾批評,指是偏幫囤地地產商,認為應由政府收地發展。提出公私合營,是因為新界有大量地產商持有的農地,但因環境限制或基建配套不足,地產商一直閒置未發展。現建議政府幫手提供基建,條件是業主要把一定比例的房屋單位作資助出售房屋。

萬億個為甚麼:政府點益自己友? – 毛記電視

100毛 56 分鐘 · 一兆(aka一萬億)好多?姚松炎博士表示政府貪緊嘅可能比你想像中更多! 如果人工島係「明搶」,咁前所未見嘅房屋政策改變一定係「暗偷」。姚博士指出,政府用唔同字眼包裝發展計劃,實質大搞公私合營、避開法例監管益合作伙伴。 或者,香港已經變成唔同利益集團嘅大金庫……


若你喜歡我的文章,請在下方的「讚賞鍵」拍掌,我會因此獲得收入。感謝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