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

12 Articles

生活

昨日、今日、明日

Posted by edmondyu on
昨日、今日、明日

有昨日,才有內容。有今日,便有可能。自己祝自己,年年有今日。

許久沒帶女兒們上學,再次驚覺她們又長大了許多,最明顯的表徵是大女兒已經不再牽著我的手,獨自的在我前頭走自己的路。我跟她們提起昨日帶她們上學,一輛單車、兩個小孩、三個書包的日子。小女兒只有依稀的記憶,大女兒雖沒回應我,但我知道她記得。那是一段平凡卻深刻的經歷。

生活

黃牛山之秋

Posted by edmondyu on
黃牛山之秋

黃牛山上的大石

已經連續幾個週末,或是掛心工作,或是陪伴家人,更多是無事忙,感覺沒有自己的時間。我決定公幹一週回港後請假一天,不為什麼,就放空一下。

颱風「山竹」過後,我曾登過黃牛山頂一次。山徑上多有樹本被吹倒,雜草也東歪西倒的,把本來便只能隱約可見的小徑掩埋。那次我費了很大的勁才找到路,今次我刻意帶了一些小工具,打算順道把被暴風弄亂了的山徑修補一下。另一個目的,是因為最近生活習慣不太健康的關係,肚腩又長出來了,與其沉悶地跑步把脂肪消耗掉,不如勞動勞動做些有建設性的事,令我的肥膏燃燒得更有意義。

生活

家庭會議

Posted by edmondyu on
家庭會議

小女兒的新寵物 家庭會議-黃牛山人

昨天我們舉辦了第一次正式的家庭會議,但那不是一般的會議;我把「非會議」活動的格式帶進了週日的親子時間了,大家都是當天才決定下午要演說的題目。以下是會議的議程:

小女兒:介紹新玩具寵物
大女兒:飛天滑版的構想發佈
我:Jamaica Farewell 即興填詞記

我本來預備了講 DragonBall-Z 的,臨時改了題目。

生活

已被吞食的往日天地

Posted by edmondyu on
已被吞食的往日天地

吞食天地2

那大約是我高中的時候。那時香港的電子遊戲機中心,俗稱「機舖」,仍然是十分流行。雖然到遊戲機中心的年輕人都會被大人們標籤為不良少年,但其實我認識很多品學兼優的同學都是打機的高手—包括我。

生活

秘製辣椒油-黃牛山人出品 take 1

Posted by edmondyu on
秘製辣椒油-黃牛山人出品 take 1

秘製辣椒油-黃牛山人

我不能吃太辣,在譚仔三哥最盡也只是要 5小辣而已,再進一步辣多一點的話往往胃痛兼鼻水狂流。但我對香港麵檔的辣椒油情有獨鍾,執著程度大概跟對港式奶茶一樣。一碗淡而無味的米粉可以因為幾滴辣椒油變成極品佳餚,端的是畫龍點睛。

生活

孩子王

Posted by edmondyu on
孩子王

在遊戲中,我不是家長,不是照顧者,只是一個體力較佳的孩子王

 

從年輕時開始我便發現自己擁有一項天賦:小孩子特別喜愛跟我玩耍。

有一陣子我經常參與一些小朋友的教學活動,負責帶領唱遊,小孩們總是十分投入。課後有時還會繼續玩耍,大部份時間玩捉迷藏。雖然我總是跑得最快,有點以大欺小的感覺;但反過來常常一個人單挑抓十個八個小孩,殊非易事;而我們也都樂在其中。我可是捉迷藏的高手,女兒們年紀還小時我們時常在公園玩這玩意,結果總是會把整個公園的小孩子吸引過來。小孩們會直接問我:「叔叔,我們也想加入可以嗎?」跟他們一起的多是傭人或母親們,我時常怕被誤當為「怪叔叔」的同類。想像一下一個叔叔跟十多個小孩在公園中大叫大笑盡情跑,那是什麼景像。

生活

信物

Posted by edmondyu on
信物

嫲嫲出生後一直沒有見過她父親,但在她兩歲時,其父託朋友從墨西哥帶了這枚金幣回港給她,成了她和父親之間唯一的信物。

可能生活有如流水,推著大家的小艇前進,過去了的人事物已成為分叉河道中唯一的交匯點,要回頭已是各樣難。

血緣是一種很微妙的東西。我不相信兩個人的血緣跟其之間的感情有必然關係,但總有一些心結是因血脈相纏而成-無論實際的交流已變得多稀薄。

生活

旅途

Posted by edmondyu on
旅途

所謂旅途,也像遊戲一樣。安排得太周到的旅程會變得平淡,在種種不足的環境下遊歷,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反能獲得樂趣。若看通了這點,面對人生旅途中的種種限制,是否也能豁達一點?

所謂旅途,就是要經歷高低起伏,克服各種困難,沿途風光才值得寫進遊記。感情的旅途,事業的旅途,所有人生的旅途,豈不也是這樣?

不顧內子抱怨,我把她已經打點妥當的行李箱翻亂。我不是為了尋找東西,而是想跟女兒們重新點算一次旅行的物資。

「短褲子共有七條,太多了吧?我們只去兩週,最多帶上四條好了。」
「內衣竟然有五件?已帶了T恤了,還穿什麼內衣?」「你男人才不用穿啊!囉唆!」

兩個女兒雖然七嘴八舌吵吵鬧鬧,但在收拾的過程中其實還蠻認真的,最少比整理上課的書包時認真多了。

生活

追日

Posted by edmondyu on
追日

黃牛山人在黃牛山頂

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,我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。那像是我事業上正在追尋的那片藍海,我只發現幾片薄薄的雲霞在高空如棉絮般飄著。我的心不禁又在盤算著。

明早的日出必定會很美。

生活

別再叫我好爸爸

Posted by edmondyu on
別再叫我好爸爸

by Giuseppe Milo. original link: https://www.flickr.com/photos/giuseppemilo/27082044431

從我選擇了部份時間工作開始,很多朋友都有給我鼓勵,而且普遍的反應是:「噢,你真是個好爸爸!」但我心裡其實很是慚愧,當一個好爸爸,那有這麼簡單啊。